未分类

茄子为爱尔生

  

“唉,人算不如天算,派人回去通报,就说我们已经打下晋文郡,希望各部落派遣大军一举吞并海滨省!”唐风叹道。

“什么?吞并海滨省!”雷鸣大吃一惊:“叔叔,不是说我们暂时不要过于激怒奥古斯帝国吗?少掉边境一个不怎么受控制的郡府,和被人吞掉一个省分完全就是两回事啊!”

“你以为我想啊,可是没有了晋文郡让大军劫掠,你认为超过十万的大军会乖乖的停留在这瓦砾场吗?他们还不是会向四周郡府进发!

“反正最后都是搞掉这个省分,既然如此,那还不如一开始就调集大部队,直接灭掉警备师团,完全吞掉这个省分为妙呢。”唐风无奈的说。

“啊,可是……”雷鸣还是有些迟疑。

“其实也不用太过担心,按照计划,估计帝国边境都不安稳,再加上帝国心脏突然发病,我们占据海滨省还是有可能的。放心,我也会发出召集全体山岳团参战的命令。”唐风说道。

雷鸣一咬牙道:“好,拼了!”

第二天,赵虎部队很是轻松的起来吃完早点,然后就开始上路。

路况良好,部队行军速度很快,没花两天工夫就抵达临近的一个城池。

赵虎知道这个城池拒绝派兵增援,由于这是军规规定,也不怪罪,只是奇怪,自己早就派出信使了,怎么他们这里依然如此松懈?难道兵丁都被调去省城了?

这不可能啊,这里是前往晋文郡城的必经之路,最多就是命令他们原地等待大部队的抵达。

打着晋文城城卫队旗帜的赵虎等人,虽然人多势众,但还没有吓着这个城池的人,城门依然大开。不过与之相比的就是,除了门卫外,根本没有人出入。

赵虎让部队远远的停下,带着周文等几人策马上前。

看到那几个门卫兵丁,脸色发白双脚颤抖着,就知道他们其实也是害怕的,只是看到对方打着自己人的旗号,强行忍住不逃而已。

赵虎敬礼后问道:“我是第五联队的少校参谋赵虎,第四联队长在吗?”

这个城池是第四联队的驻地,同属第五旅团,在编制上来看是非常亲近的同僚。可惜原来第五联队的老头上校和上面关系不好,造成同僚之间的关系也不好,和其他编制根本没有来往。

“啊,长官好!您也是接到命令前往省城的吗?十天前我们联队长就带着所有部队前往省城了。”卫兵忙回礼说道。

“什么!整个联队去了省城?”赵虎等人都傻了眼,真有这么白痴的行为?在省城集结整个师团然后再扑过来?

“是啊,不但是联队,就是郡府长也带着所有家眷在联队的护送下去省城了,现在城内就几个郡府官吏在维持。”卫兵说道。

听到这话,大家再次一愣。

郡府长带着家人跑了?不是吧?难道这家伙因为山越族入侵的缘故,吓得逃跑了?可是他是跟着联队走的啊,难道省府发生了什么事?可是就算有大事要召集所有郡府长商议,也不用带上全部家眷吧?

“有没有看到我们晋文郡的民众从这经过?”周文突然出声问道。

看到美人询问,卫兵脸蛋一红,接着挺直腰杆说道:“十数天前有数万流民经世界日逼视频免费看软件过,本来他们想进城休息,不过被联队长和郡府长拒绝了,让他们直接到省府安顿。”

虽然不满晋文郡民众被称为流民,但知道他们没有什么事,大家都松口气。

周文靠前赵虎低声说道:“大人,看样子他们并不知道山匪入侵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赵虎沉吟一下说道:“进城购买伤药,顺便看看能否招聘几个随军医生,然后我们就去省城吧。”

当赵虎队伍再次启程的时候,这个城池依然平静,对此赵虎等人都很无奈。城池内的伤药被一扫而空,可惜没有一个医师愿意随军,都是土生土长有家有业的人,谁会跟军队混啊。

最可惜的就是,那些官吏根本不相信赵虎这个少校的话,就算相信也不以为意,小小山匪敢入侵帝国领土?简直就是不知死活。最后还警告赵虎不得妖言惑众,引起城池动乱绝对会让赵虎吃不了兜着走。

对此赵虎能有什么办法,只好上路了。

十数天后,这座没有防御力量的城池,面对蜂拥而来的山越兵,连派人禀报都来不及就被攻陷了。城内财富被洗劫一空,民众成为奴隶为山越人做牛做马。最后能够重新恢复自由的十不存一。

时间回朔到山越兵用冰油灭掉第五联队的当天晚上,奥古斯帝国──帝都。

身为庞大帝国的都城,帝国的所有重要部门都集中在这城池内。面对全天下最为变态的城墙,加上号称全天下最强悍的禁卫军,以及庞大的城卫队,还有帝都四周拱卫的强悍师团,可以说帝都绝对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。

由于承平已久,虽然城卫军依然严格按照规定巡逻警戒,但是不可避免的出现掉以轻心的状态。

这时,城卫军所属的一队巡逻队,跟以往一样的通过军部大门,四处张望一下,也没仔细检查,就这么排着队慢慢远去。在他们离开后,数道身穿紧身衣的黑影突然出现,其中一个抬头看看天色,然后打个手势,他们立刻跃进了军部大门。

没多久,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钟声,先是一处钟声响起,接着全城各处的钟楼都敲响了钟声。

军部立刻弹射出数个身影,这几个身影略一辨认钟声所在地,马上快速奔驰。这几个身影消失后,军部依然宁静。

听到这钟声,帝都除了那些没有什么身分并且特别熟睡的家伙外,几乎所有人都蹦跳起来,特别是身负官职的大人们,更是眼都还没睁开就大吼道:“快!备马!”

身体虚弱,但依旧夜夜新郎,帝国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,虽然全身虚软无力,但也在美女的搀扶下爬起来。

不等侍女前来侍候穿衣,皇帝就用嘶哑的声音低吼道:“怎么回事?遇袭警报为什么响了起来?怎么让敌人攻到帝都才发出警报?调集军队全城戒严!”

不怪皇帝如此慌张,因为这警报是表示有敌军攻城。帝国建立这么多年了,警报就只响过寥寥几次,而且这几次都是因为皇帝驾崩后皇子争位造成的,皇帝在位时警报从没有响过。

钟声停止后,禁卫军城卫军已经全副武装的散布全城,其中精锐更是集结在皇城四周。

深夜的朝会开始举行,在京有资格上殿的权贵们全部到齐。

不过气氛有点怪异,除了皇帝衣着打扮还算得体,其他人如丞相、元帅、各部大人、太子皇子公主等全都是衣衬不整、头发凌乱,甚至还有几个眼角带着眼屎。

只是除了一脸病态的皇帝来回踱步外,其他人没有一个胆敢整理仪表,全都束手站在原地。

就在这气氛让人难受的时候,殿外传来脚步声,大家都用眼角盯着殿门。

一个佩带兵器的武将快步进来,单膝跪下后朗声说道:“启禀陛下,已经查明,是……”武将说到这突然脸色难看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皇帝一瞪眼:“快说!”

武将吞吞口水,然后用一副豁出去的表情说道:“是,是十三皇子喝醉酒强闯钟楼敲响警钟。”

“什么?”

所有人目瞪口呆,搞得全城戒备,部队鸡飞狗跳,帝国重臣深夜策马狂奔,就是因为一个皇子喝醉酒闹出来的?他以为那是什么钟?想敲就敲的?

皇帝脸色一阵白一阵红,被这大起大落打击的十分难受,终于忍不住的吐了口血。吓得权贵和侍卫们立刻脸色一片雪白,惊呼一声陛下的围了过来。

不过他们后退的速度比刚才还快,因为皇帝身边突然出现了十数个包头蒙面全身漆黑、手握兵刃的黑衣人。

这些黑衣人把皇帝团团围住,虎视眈眈的盯着在场的众人。

众人都知道这是皇帝的贴身侍卫,专门负责保护皇帝的安全,自己这些人要是被他们误会不轨,被他们灭了等于白死,因为只要为了皇帝的安全,他们就算杀了亲王也跟杀只狗一样。

自己这些人就算地位崇高,权威极重,但怎么也比不上人臣顶峰的亲王。

丞相没有移动脚步,只是冲着那些侍卫吼道:“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传御医!”

很快,七八个御医围住皇帝一阵捣鼓,不知道御医手段高还是皇帝命大,反正皇帝喘口气,醒了过来。

看到皇帝清醒了,大家都松口气,很快退回原来朝局站位,黑衣侍卫也立刻消失。

皇帝捏捏眉间,向那武将摆摆手:“十三皇子触犯天条,依律行事。”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